<li id="ycj4g"><object id="ycj4g"></object></li>
      1. <rp id="ycj4g"></rp>

      2. <span id="ycj4g"><track id="ycj4g"></track></span>
        “寧安女魔頭”蘇紅:20歲結婚,40歲背4條人命,她經歷了什么?

        “寧安女魔頭”蘇紅:20歲結婚,40歲背4條人命,她經歷了什么?

        導語: 2010年,黑龍江省寧安市警察偵破了一起特大殺人案,一個名叫蘇紅的鄉村女醫生,在7年時間內連殺4人,并藏尸菜窖。案件報道…

        4人瀏覽
        飛龍網
        所屬欄目:文章
        更新于 2023-10-24 03:31:01
        共有0條文章
        用戶9510223

        2010年,黑龍江省寧安市警察偵破了一起特大殺人案,一個名叫蘇紅的鄉村女醫生,在7年時間內連殺4人,并藏尸菜窖。

        案件報道后,一時間大家群情激憤,“女魔頭”、“殺人狂”的叫法不絕于耳。

        然而,一個普通農婦為什么會變成殺人狂魔呢?她背后又有什么樣的故事呢?

        1 失敗的婚姻

        1970年,蘇紅出生在寧安市東京城,是家里的長女。從小到大,父母總是教育蘇紅,身為長女,要讓著弟弟妹妹,家里的活要多分擔。

        1986年,蘇紅順利考上寧安衛校,畢業后分配在市里的第二人民醫院工作,這讓蘇紅父母十分高興,總算是山窩里飛出了只金鳳凰。

        20歲時,為了照顧家里,蘇紅放棄了市醫院的工作,回到老家杏山村開了一家小診所,成了一名鄉村醫生。

        此時的蘇紅,已經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十里八鄉來提親的都踏破了門檻。

        不久,蘇紅結了婚,結婚對象是她的初中同學,也是她曾經的愛戀對象?;楹蟮奶K紅對未來充滿了憧憬,然而,現實很快就將她心中那份美好的期待擊碎。

        結婚沒多久,丈夫就出軌了,這讓蘇紅十分傷心。她也曾想過離婚,但是父母跟她說,農村的流言蜚語太厲害,女人要是離了婚,那這一輩子就算有了污點,以后再想嫁就難了。于是,蘇紅強忍著委屈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        沒過多久,蘇紅懷孕了,她以為有了孩子之后,就能把丈夫拴在身邊了。

        十月懷胎,一朝分娩,孩子出生后,蘇紅的全部心思都轉移到了孩子身上,洗衣做飯喂奶換尿布,全是她一個人,丈夫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不聞不問。

        更讓她絕望的是,在這個家里,她似乎始終是個外來人,做得好是理所應當,哪里稍微有點做得不好,就會招來全家人的謾罵和指責。

        這種身體和精神高度壓抑的生活,讓蘇紅的性格也發生了大變,她慢慢變得脾氣暴躁起來。

        這時蘇紅才明白,為什么結過婚的婦女脾氣都如此相似,那都是被生活所迫。

        女兒九個月時,丈夫離開了家,前往浙江打工,她和女兒斷了經濟來源。

        丈夫不在了,蘇紅在這個家更待不下去了,于是帶著女兒回到了娘家杏山村,重新開了小診所。

        蘇紅的弟弟妹妹也不想留在家里,他們羨慕南方打工的生活,于是也都離開家,把小孩留給姐姐蘇紅撫養。

        蘇紅默默承擔起了全部的家庭重擔,她不僅要照顧父母,還要撫養小孩,另外還要經營小診所,可想而知日子過得有多辛苦。

        每天一睜眼,就有七張嘴要吃飯,小診所的收入已經滿足不了家庭的開支了。

        于是,蘇紅把家里的全部三十畝地都種了起來,為此她還學會了使用拖拉機,別人家幾個男丁干的活,蘇紅一個人全部干了。

        繁重的勞動,讓蘇紅變得皮膚黝黑,手指關節粗大,已經完全失去了少女的氣息。

        不過,蘇紅并沒有抱怨什么,她覺得自己苦點累點沒關系,只要家庭和睦,孩子們過得好,弟弟妹妹沒有后顧之憂,生活就有奔頭。

        然而,一切并沒有朝著蘇紅期待的方向發展。2001年,弟妹從南方回來,帶回了一個消息,她姐夫,也就是蘇紅丈夫在那邊另外找了一個女人,兩人還生了一個小孩。

        雖然蘇紅早知道肯定會有這么一天,但是當真的發生時,她心里還是止不住的悲痛欲絕,這是她愛過的男人,如今徹底拋棄她了。

        不過,蘇紅并沒有提出離婚,她寧愿忍受丈夫對她的不忠,也不想要背上離婚這樣的“人生污點”,所以兩人之間就一直維持著這么一段早已名存實亡的婚姻。

        2 婦女變殺人犯

        2003年,妹妹和妹夫回家過年,蘇紅看妹妹跟丈夫在一起時總是小心謹慎,很不對勁。追問下,妹妹才說出了實情,原來丈夫在家里經常對她進行家暴,而且每次下手都很重。

        知道這個情況后,蘇紅心里非常難過,她不知道這個從小被她疼愛的妹妹,受到了多少折磨。

        一天,妹夫在外面喝酒回來又打了妹妹,妹妹不堪忍受毆打,跑回了娘家,堅決要和妹夫離婚。

        蘇紅看著滿身傷痕的妹妹,心疼不已,為了幫助妹妹擺脫妹夫那個惡魔,便自作主張,把妹妹送出了杏山村。

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妹夫提著菜刀就來蘇紅家要人,聲稱接不到人就不回去。

        蘇紅把妹夫擋在了門口,兩個人發生激烈爭吵,情緒沖動的妹夫拿著菜刀就往屋里闖,說要把兒子砍死,兒子死了,老婆就回來了。

        蘇紅害怕妹夫真的會把外甥砍死,連忙追上去將妹夫推倒,但是妹夫爬起來后繼續往里屋走。情急之下,蘇紅拿起一個空酒瓶,往妹夫頭上砸去,剛好砸在太陽穴上,妹夫倒地抽搐了幾下,便咽了氣,死了。

        蘇紅望著眼前的景象,嚇得癱坐在地,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混沌狀態,腦子里只有一個聲音徘徊“我殺人了”。

        這時,父親從外面回來了,蘇紅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懼,向父親說出了事件經過。

        父親點了一支煙,沉默了許久,待煙抽完后,對蘇紅撂下一句話:你別管了。說完就朝屋外走去。

        不一會兒,父親不知道從哪推來了一輛三輪車,把妹夫的尸體裝上三輪車后,又拿了一桶柴油,然后出門去了。

        回來后,父親告訴蘇紅,尸體已經燒了,讓她不用擔心,蘇紅一直吊著的心才稍稍平靜下來。

        為了掩蓋真相,蘇紅拿起妹夫的手機,向他的家人發了一則信息,說他提前出去打工了,以后不賺到錢不回來,妹夫家人信以為真,沒人在追究他的失蹤之謎。

        父親死后,妹夫的尸體去向就徹底成了秘密,但是蘇紅還是活得戰戰兢兢,生怕哪一天就東窗事發了。

       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,蘇紅弟妹李學英生了二胎,是一個大胖小子。侄子的出生,給家里帶來了一絲喜慶。

        在弟妹坐月子這段時間,蘇紅什么活都不讓她干,而且還經常做好吃的給她吃,她不想弟妹再受她以前那種苦了。

        弟妹對此也很感激,半年后,弟妹提出要去南方打工,和丈夫待在一起,兩個小孩留在家里給蘇紅照顧。

        臨走前,弟妹還拿出了自己14000的積蓄給蘇紅,說算是自己兩個小孩的撫養費,蘇紅推辭不過,便收下了。

        2005年,弟妹回來了,說是要看看兩個小孩。然而,在老家的這段時間,蘇紅母親竟然撞見了兒媳在家里偷情。老母親受不了這個刺激,但是又不想家丑外揚,只能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。

        待了一段時間后,弟妹又要去南方,她向蘇紅提出,要把之前給的14000塊錢還給她。蘇紅十分詫異,因為那筆錢早就花在孩子身上了,現在怎么拿得出來。

        但是弟妹卻不管,她一改之前的說法,說這筆錢是借給蘇紅的,并不是小孩的撫養費,還指責蘇紅貪了她的錢。

        蘇紅雖然萬般委屈,但卻百口莫辯,心里也徹底心寒。

        弟妹從南方回來后不久,由于水土不服,患有重感冒,正在床上休息。

        蘇紅看到弟妹保養的膚白貌美,自己卻為了這個家日夜操勞,風吹日曬,皮膚早已失去光澤,盡管這樣,她的付出換來的卻不是感激,而是埋怨。

        蘇紅又想起弟妹捉奸在床的情景,想到這里,心中的仇恨使她完全失去了理智,她拿起一根麻繩,套在弟妹脖子上,結束了她的生命。

        這次,蘇紅并沒有像當年殺妹夫那樣驚慌失措,而是冷靜地將弟妹尸體包起來,扔到菜窖里。然后,偽造了一封弟妹離家出走的信,放在家門口,制造弟妹背叛丈夫,離家私奔的假象。

        農村將婦女貞潔看得很重,發生這樣的事,兩家人都視為家丑,選擇不對外聲張,就這樣,沒人再去追究弟妹的去向。

        以后的時間里,她不斷往菜窖里傾倒生活垃圾和糞便,層層污穢將她殺人的秘密隱藏起來,誰也沒有把懷疑的目光投向她。

        3 忍無可忍,瘋狂報復

        2006年,蘇紅母親去世,她失去了最后一絲依靠。

        弟弟妹妹依然長年在外打工,她一個人含辛茹苦地撫養著四個小孩,村里人都夸贊她勤勞能干,是婦女模范,但是只有蘇紅知道,她做出的犧牲有多大。

        村里的劉老六在城里開了一家小店鋪,蘇紅經常托劉老六從城里帶一些生活用品,以及孩子的文具回來,但是她沒想到,這竟然引起了劉老六的非分之想。

        劉老六經常和老婆吵架,家庭關系不和睦,一天,吵完架后,他來到蘇紅診所,對蘇紅動手動腳。蘇紅察覺不對勁,使勁反抗,但是這時劉老六卻說出了一個驚天的秘密:

        當年,我看到你妹夫提著菜刀往你家里去了,但是后來再也沒看到他出來過,是不是被你害了?

        劉老六的一番話讓蘇紅感到晴天霹靂,腦子一片空白,放棄反抗,任由劉老六擺布。此后,劉老六對蘇紅進行了長期侵犯,蘇紅只能把淚水和委屈往肚里咽。

        另一邊,蘇紅因為沒有行醫資格證,她的診所被關閉,斷了重要的經濟來源,日子越來越不好過,期間找劉老六借過不少錢。

        2010年的一天,蘇紅的大外甥在學校摔斷了腿,鄉里醫生看過后,說要保住腿,就必須轉到城里的醫院去做手術。但是手術費要大幾千,蘇紅在村里借了一圈,也沒借到多少錢,劉老六也不想再借錢給她了。

        這時,蘇紅想到了劉老大。劉老大是劉老六的大哥,平日里在村里口碑不錯,離異20多年了,一直單身。

        蘇紅心想,劉老大已經65歲了,應該不會像其他的男人那樣人面獸心。于是,蘇紅向劉老大借了6000塊錢,解決了燃眉之急。

        然而,令她沒想到的是,劉老六早就把他和蘇紅之間的事,當做酒后吹噓的資本,說給劉老大聽了,劉老大20多年沒碰過女人,也對蘇紅動了歪心思。

        他爬進蘇紅家,以還錢為借口,對蘇紅進行騷擾。但是為了所謂的面子和名聲,蘇紅忍了,沒有選擇報警。

        就這樣,劉家兩兄弟隔三差五的就來蘇紅家行不軌之事。終于,蘇紅的忍耐到達了極限,有一天劉老大又來蘇紅家時,她拿出一瓶安眠藥,騙劉老大說這是壯陽藥讓他吃下。

        劉老大吃下后,昏迷不醒,蘇紅拿出麻繩,勒死了他,然后扔到菜窖里。

        三天后,蘇紅又發短信給劉老六,謊稱要還錢,讓他來家里一趟。劉老六興致沖沖地來到蘇紅家后,又被蘇紅以同樣的手段殺死,尸體被扔到菜窖。

        4 案件偵破,死刑執行

        兩兄弟的突然失蹤,讓劉家人亂做一團,他們發動親戚朋友一起尋找。然而找了十來天一直杳無音訊,兩人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,劉家人越來越感覺事情不對勁,于是報了警。

        接到報案后,警察不確定劉老大和劉老六的失蹤是不是刑事案件,于是決定先從兩人的社會關系入手進行調查。

        經過走訪后,警察得到一個重要信息,劉老大和劉老六在失蹤前,都去見過蘇紅。于是,警察把蘇紅叫來問話。

        對于劉家兄弟失蹤一事,蘇紅表現得十分平靜,只說自己對此毫不知情,之后便三緘其口,不再回答問題。

        按理說同為一個村的,如果村里有人失蹤,起碼會表示出震驚或者好奇,但是蘇紅卻異常平靜,這種反常舉動引起了警察的懷疑。

        然而,就在蘇紅離開派出所沒多久,劉家三姐突然接到一條短信,發這條短信的不是別人,正是劉老六。短信內容是這樣的:

        三姐,我把我大哥打死了。我要去山東做生意,我要去山東做生意,他不同意,我一失手就把他推倒了,他的頭撞在門框上死了。你們不用找我了,我不想坐牢,我跑了。

        收到這條短信后,劉家人頓時慌了手腳。如果真是像劉老六所說的那樣,是他殺了劉老大后跑路,那警察追查起來,老六的命豈不是也搭進去了。于是,劉家人決定撤案。

        然而,警察卻認為這件事情沒有這么簡單,這里面有以下幾個疑點:

        第一,警察去過劉老大家和劉老六家勘察,在門框上都沒有發現有撞傷的痕跡;

        第二,劉老六失蹤數日音訊全無,但是就在警察找蘇紅問話后沒多久,他就發短信來了,時間上未免太過于巧合了;

        就在這期間,劉家人手機上還不停接到劉老六發過來的短信,有將近十條,這些短信都在表達一個意思,那就是老六是殺人后自己逃跑的,希望家人不要報警追查。

        然而,越是這樣,警察越懷疑,因為這些短信大多是在警察找蘇紅問完話之后發出的。而且,既然劉老六能和家人取得聯系,那為什么不打電話,非要發短信呢?

        難道是有人獲取了劉老六的手機,冒充劉老六發短信?

        警察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,于是調取了劉老六失蹤前后所發的短信做對比,希望從里面找到蛛絲馬跡。果然,又有了新的發現。

        劉老六只有小學文憑,平時發短信都是用手寫,錯別字較多,而且標點語句比較混亂,表達不清晰。而在他失蹤后所發的短信,條理清晰,言簡意賅,錯別字較少,像是用拼音輸入法打出來的,前后差別明顯,絕不像一個小學文化水平的人所寫的。

        這基本上印證了警察的猜想,是有人在用劉老六的手機冒充他發短信,而且此人的文化程度應該至少在初中以上。

        在杏山村,有初中以上文化的人并不多,蘇紅就是其中一個。

        5月19日,警察來到了蘇紅家進行調查。

        蘇紅家看上去比較簡陋,屋內四個孩子正在做作業,蘇紅則在忙著做飯。面對警察的問話,她還是想之前一樣,面色平靜,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。

        這時,警察突然問了一個問題:你家有菜窖嗎?

        聽到這個問題,一直從容應對的蘇紅突然緊張起來,她的表情變化當然沒有逃過警察的眼睛。

        原來,在黑龍江的農村,幾乎家家都有菜窖,里面屯著過冬的蔬菜果品。警察在剛進蘇紅家院子時,就掃視了一圈,并沒有發現菜窖,心里就起了疑心,一問,果然有貓膩。

        警察開始在院子里四處搜查,發現有一處地方堆放著一米多高的雜草,掀開雜草,發現了一個舊輪胎,而舊輪胎下面,就是菜窖的鐵蓋,打開鐵蓋,頓時一股惡臭撲鼻而來,只見里面堆滿了糞便和生活垃圾。

        就在警察準備順著樓梯往下爬時,一直冷靜的蘇紅突然失態,瘋一般沖過來拉住警察,這更讓辦案人員確信,秘密就隱藏在這菜窖中。

        警察爬下菜窖后,捏住鼻子用棍子在里面挑出一張床單,同時被挑起來的,還有一只腳。

        很快,警察將床單和尸體拉出菜窖,尸體一共有兩具,已經開始腫脹,面目猙獰。經過村民辨認后,這兩具尸體,正是半個多月前失蹤的劉老大、劉老六兄弟。

        然而,警察卻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。在此前的問話中,蘇紅表現出來的強大心理素質讓警察印象深刻,不像是初次作案。

        而且,菜窖里積滿了厚厚的糞便和生活垃圾,看上去時間久遠,并不是劉家兄弟被殺后才扔進去的。

        這是在掩蓋什么?難道,菜窖里還隱藏著其他秘密?

        警察繼續清理菜窖,將污物全部清理出來后,一具白骨赫然出現在眼前,尸體頭蓋還保留著30公分左右的頭發,證明遇害人是一個女人,且已經被害多年。

        而這具尸體,就是當年被蘇紅殺害的弟妹李學英。

        2012年,蘇紅以故意殺人罪被判死刑,在寧安市依法執行。至此,震驚全國的寧安特大連環殺人案塵埃落定。

        結語

        蘇紅的一生,既是罪惡的一聲,也是悲慘的一生。

        這個案件應該引起我們深思,在遇到危險或者不公正事情時,一定要走法律途徑,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權益,而不是采取極端手段,這樣不僅自己的利益沒有得到伸張,還有可能觸犯法律,走向罪惡的深淵。

        登錄后才能進行回答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,亚洲 自拍 另类小说综合图区,欧美自拍另类欧美综合图片区
        <li id="ycj4g"><object id="ycj4g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  1. <rp id="ycj4g"></rp>

          2. <span id="ycj4g"><track id="ycj4g"></track></span>